您的位置: 首页 > 创新科技 > 共享单车 > 正文
共享经济领域存在三大隐形忧患
时间:2018-05-24 10:17:43 浏览人数:

共享经济在去年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,未来我国共享经济的市场几千亿美元的规模,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下,共享经济一路高歌猛进,掀起经济领域新的浪潮。在共享经济巨大的浪潮之下,其实隐藏着巨大的隐患,具体表现有哪些呢?在这三个方面必须要引起警惕:

 共享经济领域存在三大隐形忧患

首先,共享经济是有成本的,一旦市场达到寡头状态,成本会上升的更快。

就国内来说,在初期共享出行市场群雄混战的时候,大家可以享受由VC和PE不断烧钱支撑的低廉价格。后来一旦滴滴成为市场霸主,成本抬升立竿见影,不仅对车主的补贴额度大幅下降,打快车的价格也不见得比打出租车便宜多少。在大家都有打车需求的波峰时段,需要加价1.5倍才能叫到车,出租车时代的打车难变成了共享经济时代的叫车难和叫车贵。

国外方面,根据纽约审计长办公室发布的报告,共享民宿Airbnb 的火爆导致纽约市民为房租多付了 6.16 亿美元。背后的原因就是通过Airbnb,游客可以很方便地短租到纽约的民宿,这使得纽约的商业租赁房源都转去做短租,最终结果就是布鲁克林等地区的房租上涨了18.6%。

能够真正摸着良心说,我不以盈利为目的提供共享服务的只能是政府。实际上,我国很多城市都提供公共自行车服务,只是你需要到线下网点办理租车卡,不像共享单车只需要在app上操作就可以把自行车骑走

其次,共享经济企业都以服务平台自居,不提供对服务的准入和管理,监管成本下降容易滋生各种乱象。

共享经济都标榜自己是去中心化的,意味着共享企业只是提供买方和卖方的撮合服务或者信息中介,并不承担服务的准入管理。比如,共享出行企业并不认为自己是出租车公司,app上的车主也不是企业的员工,所以企业没有义务去做车主的严格审查。

目前国内的共享出行公司最为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对车主的审查不严。出于活跃市场的目的,共享出行企业有动力故意放低姿态,以便让更多的车主加入进来。比如,很多地方都出现过车主注册顺风车车主,却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已经被注册的案例,由此可见共享出行企业对车主的审核到底有多简单。直到空姐遇害事件发生,车主审查才真的变严。

国外共享民宿方面,当酒店提供住宿服务时,他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消防和安全检查;但当普通居民通过Airbnb提供住宿服务时,他没有任何消防成本和税务成本,也不需要进行登记和安全检查。

所以,共享经济看上去便宜,只是玩了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的传统把戏。便宜的原因是共享企业把很多成本直接甩出去了,比如共享单车的车辆管理成本、共享出行的车主审查成本、共享住宿的房屋消防和安全成本等。

最后,共享经济企业为做大市值,都有泛社交化的天然倾向,这一倾向会偏离共享经济的内核。

共享经济标榜自己的一大理由,就是在互联网时代重新建立社交和信任。把自己的客厅或者汽车共享给一个陌生人,看起来似乎是不容易的,但共享经济就能做到这一点。共享经济在线下提供了一个新的社交场景,这种场景一般只有在朋友或者同事之间才能发生。

但社交的宣传会产生逆向选择行为,共享经济的内核从廉价共享变成寻求社交。比如,某共享出行公司大数据显示,免单的男车主中,对女乘客的免单占比高达67%(参见图5)。显然,一旦共享出行公司对车主的补贴力度下降,真正通过共享出行来赚钱的老实车主会退出,而寻求社交行为的车主会继续留下来。那时,共享出行就偏离了共享经济的内核,在一定程度上衍变成一种纯粹的交往工具。

另外,共享经济建立信任的基础是评分,但打分机制具有很大的漏洞。说起打分,相信大家都不陌生,卖家自己花钱买高分、卖家诱导买家打高分(比如好评赠送饮料)都是比较熟悉的套路。共享出行的打分也是如此,高评分并不意味着车主更加可靠;车主却可以通过其他车主的评价去选择具有社交前景的乘客,而乘客对车主给自己的评价一无所知,更没有删除评价的权利。